止言愿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太上感应篇》言:“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三年,天必降之祸。”

愚有十过,终行不改:一曰偏,二曰执,三曰好争,四曰恶语,五曰妄测,六曰迟,七曰不知恩,八曰二心,九曰邪淫不止,十曰起卧失节。

此十过大凶也。愚当勇除之。除之者先,愚愿止言。

习书:持笔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持笔不得法持笔得法

持笔不得法,则下笔无力,转动困难,直行曲折不平。

持笔得法,则书写有力,行转灵活,横平竖直。

虽然,字亦不可看也?

饮阴阳水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image

昨夜开水半暖瓶,放凉,今早卯时复开水半暖瓶。冷热水混合而饮之。初饮觉爽,后眩晕且欲吐。强饮,果吐,吐皆水,顿觉清爽。复饮三杯,水尽,略有头晕,然觉身轻。尿多,便亦通。效初显矣。

小静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俺刚刚趁宿舍熄灯抽时间念了下晚课。我是盘坐着念的,于是发生了件奇妙的事情。
  我念到“千处请师千处降,爱河常作度人舟”的时候,突然全身开始产生气感。感到针扎、蚁行……手上、腿上、身上,甚至额头都有。我是第一次产生这么强烈的气感,以前最多腿上有一点。我感觉很舒服,就停下来没念了,眼睛半闭了起来。然后过了一会儿,突然的,全身的感觉都消失了,气感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舒服的感觉,感觉身体很安静,很放松,一点不紧张。但是我的心里有些紧张,我有点怕我摔倒,因为我坐的地方是两个高凳子拼起来的。但是我没有摔倒的趋势,于是我安心了。我细细体会这感觉,越来越好。不过我的心还是没有静下来。我能够听到旁人讨论物理问题,并且我还想了想答案。不过身体还是很静。后来,过了一会儿,感觉逐渐消失了。于是我继续念完了晚课。
        ——记于甲午年冬月廿三

須行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数月前的一首楚辞体拙作,突然从网文堆中翻出来的。请各位看官不要见笑。

須行

河酉水之土家兮 白虎為余之先

存勇敢為而無怒兮 余心誠以待人

棄小器而大方兮 事豪爽亦有度

人責而不熅兮 改之以感懷

雖非余友亦關懷兮 而不求其所報

天地万物余心繫兮 尊其靈而感召

循自然之作息兮 余獨得益乎此時也

节其粮而俭其用兮 此余心之尊敬也

眾人之不察兮 余体之以為常

問余心之所向兮 曰鳥獸而聞山林

拾余先言之語兮 承余先傳之習兮

揚余先行之德兮 法自然余道心存

        甲午年二月十九

与师书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以下是我数月前给师父写的一封电子邮件,特此公开,愿与有缘人共勉。

师父亲启

师父:
  恕弟子胆小。有些话我不敢说,只好写出来。恳请师父看一看。

  每天的早课都让我充满期待,因为在我念完《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太上洞玄灵宝升玄消灾护命妙经》、《太上灵宝天尊说禳灾度厄真经》之后,会有一篇《高上玉皇心印妙经》: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存无守有,顷刻而成。回风混合,百日功灵……”
  每天早上读到这篇经时,我总是心中一喜——“又到了”。这就像每天一次的呼唤,把我从昏昏默默中叫醒,叫我不要忘了最初的梦想。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选择了龙门,选择了全真,选择了道教。或许,是在机器猫跟我说“龙门主修内丹”的时候,我心动了。在此之前,我对道教一无所知,甚至 颇有误解,视其很多东西为封建迷信。但我或许又不是一无所知,因为我或多或少听说过一点丹法(得益于百度大真人),听过什么是筑基,什么是大药,能大概明 白“人各有精,精合其神,神合其气,气合其真”。我读《道德经》读了很久,也看过《太上老君说常清净经》。不过有意思的是,我从来不读“仙人葛公曰……” 那一段,或许这是心理距离,我与道教的心理距离。因为我一直拒绝承认自己信仰的是道教,一直把它叫“道家”。因为我信道,不信神。
  然后我就认 识了机器猫,加了群,开始了解道教是什么,开始知道道教的神从何而来,仙缘何而成。然后我就理解了,知道了原来所谓神仙,就是我一直以来所信仰的他们—— 天地自然和我们的祖先前辈。然后,我终于可以放下执着,念完整个《清净经》。其实我挺羡慕葛仙翁的,他有着完整的传承关系。而我呢?我知道我不能只靠百度 大真人。或许编程可以自学,但是某些东西不能。
  然后突然之间,我就拜您为师,入了道教。或许是缘分,或许也是水到渠成。我刚好在我准备好的时候遇到了我的师父,这一切是那么巧,巧的令人心旷神怡。
   在来邯郸之前,我和机器猫还商量过,第一次见到各自师父时要不要行个大礼。但当真见到时,所有礼节都没了。因为站在我面前的师父,不像一个道行高深的严 师,而更像一个等着孩子回家的普通父亲。于是,礼节就消失了,似乎多了礼节就少了情分。可是不知怎的,我却开始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知是怕父亲责骂,还 是怕父亲伤心。
  可我还是说了一下,就一下,然后我被这回应惊呆了:
  “你学那个干嘛?”
  我无言以对。其实我不知道我学 那干嘛。修仙证果?人们会说:拉倒吧!而且我也没那个野心。延年益寿?也许有点,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这个东西不能吃,不能 喝,也不能挣钱,它看上去没有用。但我知道不是那样的,虽然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样的。我只知道,每次读《高上玉皇心印妙经》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很美 好的感觉。我只知道,我不需要用我的热情和信仰去挣钱,我已经有一门挣钱的手艺了,这就够了。我知道数术、风水、经韵,甚至打善鼓,这些都很好。但是对我 来说,这些似乎不够,那个每天早晨从我口中、心中走过一遍的东西,对我来说似乎不可或缺。至口,至心,会不会至身呢?我希望会,但我不知道是否有可能。
   “那是出家道士修的。”您这样说过。我现在没法不负责任的说我不结婚,出家修行。至于最后会不会,那是最后的事情。但是规矩却一直在变化,就像曾经不能 结婚的全真教,现在也在结婚。从书店里,我偶尔也能发现一本两本丹经,互联网上更多。但我不敢试,因为首先我不属于他们的门派,我没有资格学。再者,我害 怕出问题。然而,也有大无畏者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亲身实践。我敬他们,但我自己不是个大无畏者。所以我希望能从线上回到线下,看看能不能从现实中找到学习 的机会。我不知道这有多难,但是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就铁定没有机会了。
  所以我给师父写了这封信。恕弟子胆小,没敢当面跟您说。但我或许不胆小。为了我喜欢的专业,我可以放弃一本。那为了另一个我喜欢的东西,我又需要做什么呢?
  我不知道。
  师父能告诉我吗?
  
      宗豪跪谢
      甲午年八月二十六

偶遇乡音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今天跟着青羊宫早晚课的视频学习广成韵,等道长们唱完前面的部分,开始念经的时候,刚念第一句,我就惊呆了。这分明是用我家乡话念的!

  湘西,四川,相距千二百里,同一口西南官话撼动人心。我与广成韵的缘分算是结下了。广成韵的口音是我家乡的口音,那么我家乡的道教音乐和广成韵是否有联系?真想早点回家寻得答案。

甲午年九月廿六

什么是道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道法自然。万物在道中,道又在万物之中。道可道,非恒道。道无形无象,而又与万物为一。得道者生,失道者衰。虽名得道,实无所得。虽无所得,而人所得莫过于己。

愿天下苍生皆闻至道
福生无量天尊

何为道士(来自论坛发言)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2

  道士是道教的教职人员,道教在,道士就不会灭绝。《太霄琅书经》称:“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道士不一定会法术,能捉鬼,但一定尊道而贵德。出家或是在家,都可修行。打坐修丹或符箓斋醮,均为正法。道士又是中华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道士之衣冠为黄帝时衣冠,故有黄冠之称。无论大褂还是经衣,均为汉服。道士于殿前行三拜九叩大礼,这是对祖先礼仪的继承。道士是目前为数不多的文言实际使用者,表章经文均为古语,这是对祖先语言的继承。敬天地、礼神明,守王法、重师尊,这是对传统价值观的继承。道士皈依道经师三宝,道为天道,为自然之规律;经为前人智慧之言语,经验之总结;师为度己入道之人,无师则经无所解,道无所悟。古语云,尊师重道。道士将秉承先民之遗风,代代传承,继往开来,将中华文化发扬光大。
    ——全真龙门第二十三代弟子 彭宗豪
    甲午年八月二十五未时

打坐小感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昨日忙于编程,故晚课延至熄灯后。夜近子时,挑灯诵经。腿盘坐凳上,心呈于道前。经诵毕,忽觉身内暖流涌动,不愿起身,故再坐十二息。然十二息延至二十四息,又至六十四息,直至一百二十息方毕。平日里打坐,六十四息已燥,一百二十息则心烦欲下。然此次,百二十息之后,仍有余力。下坐后,腿脚觉麻而不觉痛,神清气爽,妙不可言。特此记录,以为日后参考。

甲午年八月十七日事,十八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