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工尺谱现在还有什么用?!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前些日子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文章《工尺谱还不能淡出昆曲界》,有一批昆曲家们对事实上工尺谱已经在昆曲界越用越少表示担忧,他们认为:一、昆曲唱本从工尺翻成简谱才不过几百出,与数千出的唱本相比还差得很远。二、昆曲唱法归纳成16种腔格,用工尺谱表达更胜于简谱。三、工尺谱每个音都注于唱词之下,而简谱将唱词注于音符之下。对节奏的规定工尺谱比较宽松,简谱则比较死板,故尔简谱容易唱破句,工尺谱容易唱完整。

  在我们这一代“文革”期间读书人的固有观念中,工尺谱非但是落后的,而且是“封资修”黑货,从政治上到学术上都被判了“死刑”,从正规渠道根本学不到它。一般学音乐都是从简谱、五线谱开始的,所以从个人而言对工尺谱的熟悉程度远远无法与简谱、五线谱相提并论。我大二时要到上海去学昆曲之前请教上海老一辈昆曲家要作哪些准备,他们只说了一句“你先学一下工尺谱”我才找了本书自学。其实好多东西都没搞明白,就只把“上尺工凡六五乙”翻来覆去记熟而已。在上海曲社老曲家们指导下才慢慢弄懂工尺谱的奥妙。那时我就觉得:工尺谱非但不能从昆曲界中淡出,而且在音乐界中淡出都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

  中国传统音乐与西方经典音乐的最根本性区别在于每个音形态的不同。在西方经典音乐中,每个音都是固定不变的、静态的音,所以,乐谱上的音符与现实中的旋律能一一对应,乐谱中记录的旋律几乎就等于乐曲本身的旋律,故尔在西方经典音乐中,分析乐谱即可知道它要表现内容,而一段乐曲必然也只表现固定的某种内容。这种乐谱的目的就是要乐手严格遵循乐谱规定的内容和形式进行演奏,不允许由自己心意随意而为,这也符合当初该音乐原本的(基督)宗教传统。现在我们来看五线谱与简谱的特点,与西方这种文化特点相吻合。由于中国当代音乐界已经“全盘西化”了,所以五线谱与简谱在我们国家大行其道。

  在中国传统音乐中,每个单音都不固定,而且从开始、发展、到结尾都充满动势感,这种动势感并非只有一种形式,歌唱也罢,演奏也罢,对单音的处理都有方法不同的动势感,少则十几种,多则几十种。每种方式各自在强度和速度上以及各种不同的组合上都会显示出不一样的态势,造成事实上每个单音是变化无穷的。每个单音的变化无穷,造成每个乐句及每个乐段也可以是变化无穷,因此每个乐曲都能表达不同的内容(这在戏曲音乐里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是一种极具智慧的音乐,它与中国汉民族语言文字音韵特点相对应。在一次涉外琴会上,有外宾提问:怎么听上去有这么多五声音阶(似乎在说你们的音乐怎么还这么落后)。我回答:中国传统音乐发展与你们西方不太一样。你们是从简单到复杂,从五声到七声再到十二律;而我们民族音乐的发展已经超越了这一阶段,它从表面上看起来是从复杂到简单,从十二律(曾侯乙编钟)到汉代的七声音阶、再到清中后期慢慢的五声音阶的乐曲越来越多。但音乐实际上更复杂了,因为西方十二平均律在一组八度音程里面只列出固定的没有变化的十二个音,而我们却有千变万化的五个音,这样只用五个音我们就能很好地表现出音乐要表达的不同内容,而且还强调要表现出艺术家本身强烈的艺术个性——流派,这就是东方音乐的伟大智慧。听了我的话,外宾们一片惊叹。

  记录这种伟大智慧音乐的主要工具就是工尺谱,表面上看,工尺谱字都可以与简谱字符一一对应,如“1234567”等于“上尺工凡六五乙”。但这两者思维方式完全不一样:简谱和五线谱是力求成为演唱演奏的依据,所以力求精准,当代音乐界之所以对五线谱评价高于简谱也是因为这一点;但工尺谱只作为演唱演奏的“备忘”,所以力求“简单”,简单的意义还在于记录越简单粗旷,演唱演奏时发挥的余地就越大、旋律就越动听、艺术风格越突出、艺术越呈现创造性特证。我年青初学昆曲时,老曲家们拿了一本《粟庐曲谱》给我当教材,我当时满脑子还是原来学过音乐的老观念,见这本曲谱比曲家们在用的其他曲谱更精细,工尺谱居然记录到三十二分音符,不由得赞叹道:“粟庐老先生真了不起,能把工尺谱订得那么细”。谁知此言一出,引起在旁老曲家们一阵哄笑,他们告诉我:“小王,唱昆曲可不兴看这么细致的谱,俞(粟庐)老之所以要订如此细致的谱是为了方便初学。因为你初次来,所以我们给你这份谱,目的是让你更快熟悉昆曲旋律和其基本变化方式。我们希望你能尽快摆脱这份谱,用与我们一样的谱,这样你才能把昆曲唱好。”我当时听着这种说法感到很新鲜。后来传统音乐学得多了,越来越体会到这种道理的正确。由于在传统音乐中每个单音都是动态的,但在乐谱里一般不记录这种动态变化(工尺谱只作音乐的备忘,记谱力求简单,因此不记录这种细微的变化;简谱和五线谱其原本音乐每个单音都是静态的,所以根本无法记录这种旋律),各种唱腔润腔方式以及各个艺术家对音乐的不同处理都是游离于乐谱之外的。因为“备忘”,工尺谱只记录乐曲大致旋律就行了,这样就使读谱工作简化到最低,艺术家可以将大量的精力化在如何按照自己的生理特点兴趣爱好观众要求等几方面出发去改造和发挥乐曲旋律,工尺谱所有的形态都为这样的发挥提供最大范围的空间而设置的,这也就是昆曲家们抱怨简谱比较死板(五线谱更死板),工尺谱比较宽松的道理。可以这么说简谱和五线谱是为了让歌者奏者模仿而存在的;而工尺谱则是为了歌者奏者创造而存在的,毫无疑问,后者更符合艺术的本性。于是我们看到在西方,歌剧的主创人员是作曲家,所以有莫扎特的歌剧、罗西尼的歌剧、多尼采蒂的歌剧、普契尼的歌剧、威尔弟的歌剧……之称,而中国戏曲的主创人员却是演员,所以有梅派戏、程派戏、麒派戏、马派戏、谭派戏……等

  04年我在江苏出席一个古琴学术研讨会,会上有一位年青人告诉我:国内一所音乐学院有位老师建议将工尺谱列入该校选修课课程,却遭到该校绝大多数教授的一致反对。这位年青人问我对此有何看法。我说:首先要审查这些教授们对此是否有发表意见的资格,不管他们的级别有多高,应该先问问他们懂不懂工尺谱,最起码会不会视唱工尺谱,最好平时就有用工尺谱的习惯,这些人才有资格发表意见,其他人一概免开尊口,因为你不懂嘛。其次,从学术的角度看,每种乐谱都能体现每一种音乐艺术的文化特证、思维特点和美学观念,所以多学一种谱等于多打开一种音乐文化的大门,光学一种工尺谱未免太狭窄了,应该放开眼界,设一门乐谱课作为选修课,不但要学习工尺谱,而且如中国传统的宫商字谱、律吕字谱、古琴谱、弦索谱、二四谱、央移谱……、西方的四线谱、纽姆谱……等都要学。这样才可以开阔眼界和智慧,对艺术有更深刻的理解。

  我上述意见其实还包含着另一层意思,与五线谱简谱相比,工尺谱非常容易学(当然与其他谱一样,学会后要经常去使用它,不然会忘记)。五线谱是非常难学的,别说是一般大众,就是专业的音乐工作者,除了学西洋乐器和美声唱法等少数专业外,能熟练使用五线谱的并不多,常见的歌手比赛中素质比赛中就可以看出来。而工尺谱半个小时就可以说清楚它的原理,只要有条件(如唱昆曲)能坚持用工尺谱一个月,就可以熟练使用并牢记,并不要耽搁很多时间,可以省下大量时间学习另外的东西。

  五线谱精确度很强,根本没有让人有超越乐谱发挥的可能,所以对中国传统音乐的观念或思维方式和创作而言,它实际上扮演着一个破坏者的角色,因为这种乐谱要求演唱演奏者树立“服从”而不是“创作”的观念,一旦演唱者出现与乐谱不符的地方,立刻视为“错误”。在这种观念下,中国传统音乐根本无法自主发挥,这就是哪一种流派丰富的乐种一旦进入当前学院教育体系后立刻丧失流派特点的道理,具有丰富流派的传统戏曲艺术在近五十年来没有发展出新的流派也与此有关。所以,中国传统音乐被破坏实际上是文化侵略的结果,不是自然淘汰的结果,是人祸而不是天灾。一旦理解到这一点,要中兴传统音乐就不是一个很难的工作。笔者在本地教弹古琴,与现代“学院派”不同,我只用琴谱教,绝不掺和简谱和五线谱。有次一位“学院派”古琴家看到我学生光看琴谱弹琴时,大惊失色:“不用简谱、五线谱,这怎么弹啊?!”而我学生并不感到有什么不方便。因为不用教他们五线谱或简谱,使我省下大量时间可以教他们如何发挥和处理古琴旋律,学生们也可以为更好地弹琴去学一些国学知识。常有人问我:“我既不懂简谱,也不懂五线谱,能否学古琴?”我的回答也往往令他们喜出望外:“你如果懂简谱五线谱的话,恐怕很难理解古琴音乐的奥妙。正是因为你不懂简谱和五线谱,更有利于学好古琴文化。”

  王政写于2009-1-15晚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我的评论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