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师书

龍門宗豪 发表于 分类,
0

  以下是我数月前给师父写的一封电子邮件,特此公开,愿与有缘人共勉。

师父亲启

师父:
  恕弟子胆小。有些话我不敢说,只好写出来。恳请师父看一看。

  每天的早课都让我充满期待,因为在我念完《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太上洞玄灵宝升玄消灾护命妙经》、《太上灵宝天尊说禳灾度厄真经》之后,会有一篇《高上玉皇心印妙经》:
  “上药三品,神与气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存无守有,顷刻而成。回风混合,百日功灵……”
  每天早上读到这篇经时,我总是心中一喜——“又到了”。这就像每天一次的呼唤,把我从昏昏默默中叫醒,叫我不要忘了最初的梦想。
   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选择了龙门,选择了全真,选择了道教。或许,是在机器猫跟我说“龙门主修内丹”的时候,我心动了。在此之前,我对道教一无所知,甚至 颇有误解,视其很多东西为封建迷信。但我或许又不是一无所知,因为我或多或少听说过一点丹法(得益于百度大真人),听过什么是筑基,什么是大药,能大概明 白“人各有精,精合其神,神合其气,气合其真”。我读《道德经》读了很久,也看过《太上老君说常清净经》。不过有意思的是,我从来不读“仙人葛公曰……” 那一段,或许这是心理距离,我与道教的心理距离。因为我一直拒绝承认自己信仰的是道教,一直把它叫“道家”。因为我信道,不信神。
  然后我就认 识了机器猫,加了群,开始了解道教是什么,开始知道道教的神从何而来,仙缘何而成。然后我就理解了,知道了原来所谓神仙,就是我一直以来所信仰的他们—— 天地自然和我们的祖先前辈。然后,我终于可以放下执着,念完整个《清净经》。其实我挺羡慕葛仙翁的,他有着完整的传承关系。而我呢?我知道我不能只靠百度 大真人。或许编程可以自学,但是某些东西不能。
  然后突然之间,我就拜您为师,入了道教。或许是缘分,或许也是水到渠成。我刚好在我准备好的时候遇到了我的师父,这一切是那么巧,巧的令人心旷神怡。
   在来邯郸之前,我和机器猫还商量过,第一次见到各自师父时要不要行个大礼。但当真见到时,所有礼节都没了。因为站在我面前的师父,不像一个道行高深的严 师,而更像一个等着孩子回家的普通父亲。于是,礼节就消失了,似乎多了礼节就少了情分。可是不知怎的,我却开始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不知是怕父亲责骂,还 是怕父亲伤心。
  可我还是说了一下,就一下,然后我被这回应惊呆了:
  “你学那个干嘛?”
  我无言以对。其实我不知道我学 那干嘛。修仙证果?人们会说:拉倒吧!而且我也没那个野心。延年益寿?也许有点,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这个东西不能吃,不能 喝,也不能挣钱,它看上去没有用。但我知道不是那样的,虽然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样的。我只知道,每次读《高上玉皇心印妙经》的时候,我都有一种很美 好的感觉。我只知道,我不需要用我的热情和信仰去挣钱,我已经有一门挣钱的手艺了,这就够了。我知道数术、风水、经韵,甚至打善鼓,这些都很好。但是对我 来说,这些似乎不够,那个每天早晨从我口中、心中走过一遍的东西,对我来说似乎不可或缺。至口,至心,会不会至身呢?我希望会,但我不知道是否有可能。
   “那是出家道士修的。”您这样说过。我现在没法不负责任的说我不结婚,出家修行。至于最后会不会,那是最后的事情。但是规矩却一直在变化,就像曾经不能 结婚的全真教,现在也在结婚。从书店里,我偶尔也能发现一本两本丹经,互联网上更多。但我不敢试,因为首先我不属于他们的门派,我没有资格学。再者,我害 怕出问题。然而,也有大无畏者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亲身实践。我敬他们,但我自己不是个大无畏者。所以我希望能从线上回到线下,看看能不能从现实中找到学习 的机会。我不知道这有多难,但是如果连想都不敢想,那就铁定没有机会了。
  所以我给师父写了这封信。恕弟子胆小,没敢当面跟您说。但我或许不胆小。为了我喜欢的专业,我可以放弃一本。那为了另一个我喜欢的东西,我又需要做什么呢?
  我不知道。
  师父能告诉我吗?
  
      宗豪跪谢
      甲午年八月二十六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我的评论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